<mark id="clpsi"><legend id="clpsi"></legend></mark>
    <optgroup id="clpsi"><p id="clpsi"></p></optgroup>

      <rt id="clpsi"><p id="clpsi"></p></rt>

      <s id="clpsi"><optgroup id="clpsi"></optgroup></s>
      <tt id="clpsi"></tt>

      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

      保山搜索

     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热点聚焦

      “世界最难掘进隧道”即将迎来贯通曙光

      2019-04-09 09:13 人民日报

      大瑞铁路大柱山隧道

      “世界最难掘进隧道”即将迎来贯通曙光

      3800多天坚守,11年只挖12公里,还剩最后两公里  

      p1_b

      p2_b

      用人造冰块进行隧道内降温。图为工人们坐在冰块上小憩。 

      云南保山境内的兰津古渡,山高谷深,左岸是大理,右岸是保山。大柱山隧道成为沟通天堑的关键工程。这条隧道2008年开始施工,全长14.484公里,至今已经修了11年,计划2021年开通,目前还有最后两公里就可完工,被称为世界上最难掘进的隧道。

      十一年来,他每年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不超过十天   

      兰津古渡自古就是茶马古道上的咽喉要塞。如今,大瑞铁路正在这悬崖峭壁间修建。火车将从大理出发,经过这座大桥和大柱山隧道,到达保山和瑞丽。

      一条瀑布从江右岸半山腰的峭壁中流出,碎珠溅玉,蔚为奇观。而在这条瀑布的上方十几米处,就是大柱山隧道的进口。就在记者感叹这一自然奇观的时候,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姜栋告诉我们,“那是从隧道里流出来的水。”

      2008年,32岁的姜栋带着团队和一腔热血来到了大柱山。当时,原定计划五年就能将隧道全面贯通。然而,让他没想到的是,已经11年了,大柱山隧道还没有修通,而且每天都会遇到新的麻烦。

      在过去的3862天里,涌水已经是每天都会发生的常态,唯一的区别就是水量的大小。

      隧道向前掘进的工作面,也称为掌子面,本来该继续向前开挖,却因为大量涌水,工人无法继续施工。在所有隧道施工中,最怕遇到突泥和涌水的情况。而姜栋他们施工的这3800多天里,却有近3500天都在跟突泥和涌水作斗争。

      大柱山隧道一直被称为“豆腐山打洞”,施工过程中需要穿过六条断裂带,随时会出现突泥、涌水的危险。简单来说就是,挖掘时遇到的岩石质地较软,遇水即化,一旦突泥和涌水发生,就会像泥石流一样危险。

      记者在采访的时候,刚好遇到一处掌子面涌水。不断喷涌而出的水柱,冰凉且湍急。这些水来自山体,水温仅有16度,在衣服全部被打湿的情况下,没有几分钟,记者已经感觉牙齿在发颤了。

      当时,掌子面的涌水量每小时接近600立方米。按照50米长、25米宽、2米深的标准游泳池蓄水量计算,只要四小时二十分钟,这些水就能蓄满一个标准游泳池,这给施工带来很多困难。2017年,涌水量最大的时候,别说是施工了,连站都站不稳。

      冰火两重天,14公里铁路隧道见证施工极限

      技术人员统计,大柱山隧道开工至今,隧道总涌水量达2亿立方米,这么大的涌水量,相当于15座西湖的水量。仅抽水泵就用坏了116个,累计抽排水2800万立方米。

      除了涌水,施工人员面对的挑战还有极端的自然条件。同一个隧道,进口和出口居然冰火两重天。

      大柱山隧道只有14公里,但要穿越6条断裂带。和进口截然不同,出口已位于高地热段,隧道内的温度接近40度,工人们的衣服根本穿不住。没有冰块降温的时候,他们只能用凉水浇在身上,给自己降降温,再接着干。

      隧道内持续不下的高温一度严重阻碍隧道向前掘进,最难的时候一天只能向前推进一米。

      隧道内温度高、湿度大,工人体力会迅速消散,情绪也容易出现烦躁。掌子面距离隧道口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如果工人发生中暑昏厥将是非常危险的。他们还需要运来更多的冰,给隧道降温。

      眼下正是初春,夜晚,隧道出口处的气温接近0度。下班时,工人们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裹在身上,冷风一吹,瑟瑟发抖。曾经有几天,整个班组的工人都集体感冒去打吊瓶。

      2008年大柱山隧道项目初始,150人的核心建设团队从陕西陆续来到了大柱山,而如今坚持下来的加上姜栋只有36个。

     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姜栋告诉记者:“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坚守,遇到的困难也非常多。大柱山隧道十四多公里没打通,我还是不甘心走,不管什么原因、困难,我觉得还是应该坚持。”

      很长一段时间,姜栋严重失眠,凌晨三点以前不敢入睡,生怕错过了隧道内险情的电话。而电话铃一响,他就汗毛直竖。多少个夜晚,姜栋的梦里都是同事们泡在水里的身影。

      工期从5年变成13年,姜栋要面对很多人对团队施工水平和管理能力的质疑和指责。不但如此,他坚守大柱山隧道的11年间,每年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不超过十天。

      姜栋说,理解自己的人,不必多说;不理解自己的人,无需多说。也许等隧道贯通的那一天,就是对所有质疑声最好的回应。

      3800多天的坚守,换来了大柱山隧道即将贯通的曙光。那些青春年少就来到大柱山的小伙子们,用时间、汗水和泪水诠释了不负韶华,这种坚守是铁路人镌刻在骨血里的信仰。也许,大柱山隧道之后,他们还会向更艰难的隧道掘进。而坚守大柱山的这段岁月,必将成为他们永生难忘的回忆。

      为伟大的建设者们点赞!

      据《人民日报》  

      责任编辑:钱秀英 编辑:段绍飞

      返回首页
      相关新闻
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白小爼_肖一码